山顶小屋

我在山顶修了一栋小屋。

朋友听说了,每天都在盘问我,什么时候可以搬进去。我一直没有给他们答复,因为我太了解他们了,知道他们的想法。可是,我的小屋实在简陋。屋内陈设简单,没有餐桌,没有椅子,只有一张用烂木板搭建的床。然而,这些我都不在意,我在意的是我的窗户,那扇看起来摇摇欲坠的窗户。每当我绕着房屋,端详这件伟大的艺术品时,那破窗老扎我的眼。我为此苦恼,却又无可无奈。

如果想吸一口新鲜的空气,除了通过门窗之外,再没有其他途径可以实现。

终于,我搬进去了。只是,我想到了一个更高明的办法。用纸把窗户糊了好几层,顺势就把藤蔓引到了窗户上。从外面看,窗户是一片绿,惹人喜爱的绿。绿色遮住了破旧的窗户,内心总算没有了牵挂。

于是,我躺在床上,尽情地享受搬家之后的喜悦。山顶很安静,我可以一辈子生活在我的小屋里。

不知什么时候,窗户破了一个洞。之后,我开始变得坐立不安,每天都很焦虑。纠缠着谁捅破了窗户,到底是谁想进来查看我的房间?

我的房间的确很乱,外人想进来坐会儿,没门儿。 可是,我不担心有谁会来,因为没人愿意攀悬崖上山。如果没人来,那窗户怎么会破?我糊了好几层窗纸,目的是防止有人捅我的窗户。

没过多久,我变得安静起来,起身撕掉了所有的窗纸,重新糊了好几层。这一次比第一次更厚,我不信还有人来捅我的窗户。

一个月过去了,窗户没有破。

两个月过去了,窗户依旧没有破。

三个月过去了,窗户依然一个样

山顶小屋

……

两年后,我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享用山顶的安静。上山的路打通了,人也越来越多,人们像潮水一样涌上山头。

有一天,我又发现窗户破了一个洞。这一次,我确信是某人做的“好事”。于是,我每天都在屋内大声嚷嚷。许多人听见了我的骂声,都一个劲地朝我屋内望,他们确信屋内有一个疯子。但是,房门紧闭,唯一能看到屋内情况的只有透过窗户上的洞。

这样的状态还是没有持续太久,我最终冷静下来,再一次糊了一层窗纸。

不知什么时候,一个陌生的女子来到我的屋前,欣赏我的小屋。她是上山人中唯一在我屋前驻足的人,我欣喜若狂,似乎找到了我的知己。

此后,她每周都会来山顶,从我屋前走过。我打开门,可以看见她的身影,多希望她能进来坐一会儿。和我聊聊天,或者喝杯茶,多好!

终于有一天,她敲了我的门,这让我受宠若惊。她提出要进来坐坐的请求,可我还没有做好让她进来的准备。于是我拒绝了,不留一点儿情面。我关上门,呆坐在床上,望着那扇窗户,心中又沉重起来。

一连好几天,没人再来敲我的门。我知道那个女子不再来了,也许她还会来,也许再也不敲我的门了。

一天早上,我被一阵笑声吵醒。声音很近,似乎就在我的耳边。我艰难地睁开眼,随后我便愤怒了。

只见我的窗户破了一个洞,比之前的洞更大,许许多多的人就在窗边偷看着屋内发生的一切,不时发出一阵嘲笑声。他们嘲笑屋内的摆设,嘲笑屋内的怪人,嘲笑与小屋有关的一切。而更让我痛心的是,那个女人就在人群中,她的笑是多么的狰狞,瞬间击破我之前想象的美好。我起身打开的门,朝着人群又吼又叫,呵斥他们离开,可他们没有丝毫离去的意思。于是,我开始朝人群扔石头。他们无法抵挡石头的威力,终于散去。

过了几天,朋友突然想去看看山顶的小屋,我没有拒绝她的要求。我们沿着新修的路朝山顶走去,每一步都迈得艰难。

到了山顶,小屋的门紧锁,窗户依旧保持着破烂的状态。我没有翻新那扇窗,任它破烂。我没打算再打开小屋的门,所以门上贴了封条。朋友想走进去看看,可我没有答应,因为任何人都不能再踏进那座小屋。

  • 标签:
  • 发表日期:2020-09-21 22:56:18 编辑:654小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