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教师节的文章

昨天是教师节,早晨,已经上小学二年级的女儿叮嘱我一件事:让我给以前幼儿园的老师微信发个祝福,告诉老师,想老师了,然后屁颠儿屁颠儿的带着一只康乃馨上了校车。望着远去的挂念,突然想念起当年教过我的老师们,我知道他们大多有的已经年近花甲哄孙子去了,有的已经彻底不再忙碌了。

那时候条件相对艰苦,不论是孩子念个书还是老师教学都不容易,有很多道远的老师和学生每天骑自行车几公里,风吹雨打、风雪兼程、风雨无阻。大概是因为父辈们当年生活、上学更不容易的原因吧,所以我念书的时候的老师、学生尽管很辛苦但从来不说苦或者是不觉得苦。好像有些辛苦和快乐总是在回忆里发现的。记得初中的时候教过我们的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师骑的是一辆简装+组装版、没有前后瓦盖的自行车,一下雨路泥泞,站在讲台前,鞋子是“啪嗒啪嗒的”,衣服前面上的水泥点子不规整,而后背则是一溜工整的泥水道子,我们几个调皮的居然还在下面偷笑,居然窃窃私语说老师长尾巴了,现在想想真是“非人哉”,而他似乎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一切,仍旧猫着腰忘我的讲(他腰不好,身上总贴着膏药)。最经典的是有一回他一时兴起,什么原因我忘了,只记得他一本正经地指着我断喝一声,台词大概是“你,要是背不下来,就”,随后拿着一条爆了的自行车里带对折后猛抻,教室里“啪”的一声炸响,本来一个善良到骨头里的老头非要扮演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,当时我们都笑了,他见震慑不起作用就也憋不住笑了,我们就更加大胆地大笑,师生一起哄堂大笑。现在想起来我也笑,那时候笑的是好玩,现在笑的大概是想念和回忆吧。这一段现在已经是女儿兜兜的睡前故事了,她总是百听不厌也是哈哈大笑,只是一直好奇自行车里带到底是什么玩意儿。那时候有不少老师是真打,我们也真怕,也真有效果,至今我也始终认为老师是不应该放下教鞭棍儿的。

关于教师节的文章

记得他好像是一位民办教师,时隔多年,听我们同学说他后来随子女去了四川,我想那边的生活他早已经习惯了吧。

那时候全国师资力量都不足,尤其是对那时的农村。教我们的老师有很多是不在当时教育体制内的“民办”教师,好像工资不是由财政拨付的,大概是由地方政府筹资解决的,所以工资发放不太稳定而且相对微薄,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们中绝大部分十分的敬业负责,很多人很优秀,虽然有的人受知识储备、年龄和个人素养等因素的限制,有些在授业解惑能力和方法上与现在科班出身的比起来差一些。但是,终究是他们弥补了广大农村短缺的师资力量;终究是让广大农村子弟有师可从;终究让一些人考学了,改变了一些人的命运;终究让很多人成为了合格的公民;终究给我留下了那么多美好难忘的回忆。

谢谢你们,曾经教过我的每一位老师,谢谢您当年的那一声断喝,我欠您一只“花”。

  • 标签:
  • 发表日期:2019-11-20 09:42:51 编辑:654小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