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爱

“老板!酒呢?再来瓶酒!”中年男子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,手里握着空酒瓶子,醉意上涌,还没站稳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一地酒水弄得小饭店是狼藉不堪。

老板一看,便急忙上前把男子扶了起来。

“不…不用你扶!我不用你扶!我没醉!我..有钱,我..酒呢?”男子醉意朦胧地把老板伸过来的手打开,蹒跚着离开了饭店,走的时候嘴里还在没意识的念叨着:“酒,还没给我酒呢……”

出了饭店,夜晚的凉风便急不可耐的涌进身体,刺骨的冬意让男子的酒意稍微散去了些,紧了紧身上的大衣,男子独自一人来到了海边。

夜色仿佛给了大海更多的静谧,此时的大海就像是一个贴心的倾听者,用温婉的海浪抚慰着倾诉者的心弦。看着远处,倒挂在海面上的星星,男子的眼神一阵迷离。

男子现在也只有三十多岁罢了,然而岁月已经在他身上存下了些斑白的留痕。在进入社会的这些年,生活的喘息仿佛变得越来越炽热,炽热的已经快要把他完全的灼烧,难以为继的工作,苟且活着的工资,渐趋渐远的爱人,还有逐渐年迈的双亲……

“如果可以再活一次!”男子脑海里闪现的却是那儿时玩耍的墙角,父母年轻的笑声,还有那个隔壁班的女孩,那个他这一生都没有机会开口的遗憾。面朝大海,男子闭上了双眼,往事诚可追,人无故可留。

远处送来了一阵暖风,那感觉竟像极了春日的朝荣,倦意在瞬间便涌上了男子的心头。

“叮!叮!”熟悉的声音仿佛有魔力般,直接灌进了男子的心脏,男子迷糊地睁开了双眼。“第八套全国人民广播体操---初升的太阳。”广播里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,身上这熟悉而又陌生的校服,书桌上这熟悉而又陌生的课本,男子不敢相信自己真的“重活”了!

“喂,你是那个班的?怎么还在这里不去做操?”一道略有些愤怒的声音让男子收回了思绪,这熟悉的面孔,是教导主任啊!

“我回来了!我真的回来了!回到了我的18岁!这一次我一定活的不留遗憾!”男子在内心嘶吼道。

他要把上辈子犯过的错全都弥补回来,这辈子,他就要不一样!

况且在这里还有他过去一辈子的遗憾!现在他回来了,他终于鼓足勇气走到了她面前,大声的告诉她,他喜欢她。

女孩羞红了脸,并没有答应他,只是糯糯地回答:“老师不准我们现在谈恋爱的,会影响学习。”女孩的这句话就像包了糖的蜜剑一般,扎进了男子的心里。

阳光映在女孩青涩的面庞上,仿佛也被染上了一层别样的红晕。男子呆呆的看着女孩,一瞬间有些痴了。男子上前一步,握住了女孩的双手,注视着女孩,温柔到:“好不容易才抓住你,可不会再让你跑了。既然这件事老师不批准,那我只好自己先盖章了哦。”

说完一个指头轻轻地弹在了女孩的额头上,男子的动作让女孩有些委屈和气愤,倔强的大眼睛看着男子,泪水以可见的速度溢满了眼眶。这让男子尴尬的摸了摸头,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。西风吹来落叶,静悄悄地躺在了女孩的长发上,男子伸手将枫叶掸落,故作认真的对女孩说到:“我会负责的。”

从此,男子便成了女孩班上的一道风景,每天早上男子都会给女孩准备好一份早餐——糯米糕,从来不会间断,因为他知道她一定会喜欢。而每天可以看见女孩,便也成了男子除了枯燥的学习之外,唯一值得欢喜的事情了。尽管女孩始终没有答应男子,但他也情愿就这般看着她,这就好像是过去在心间发了芽,总会有执着的人守在里面。

“那个,你能不能不要再送早饭给我了啊,班级里的人都知道了!要有人告诉老师就不好了。”女孩终于站在了男子的面前,低着头,双手拨弄着调皮的衣角,腼腆地对着男子说。“你说什么?我没有听清,你再说一遍好吗?”女孩说话的声音实在太小了,男子唯恐漏了些,只好让女孩再重复一次。

女孩觉得男子是在故意为难她,气鼓鼓的抬起了头,但在接触到男子的目光后,声音便不由得又弱了几分:“我说你能不能以后不要再给我送早饭了,同学看见都笑话我。”

男子看着女孩那双灵动而又带着点怯懦的眼睛,笑着道:“行啊,不过我们可说定了,以后放学的时候你可得跟我一起走。”

“说要和你说定了啊!”

“你刚刚自己说的啊!”

“你…你胡说,我没说过!”

“你明明说了好吗,小气鬼。”

“你说谁小气鬼?!哼!看我不打你!”

……

十月的秋风,饱硕了果实,为人间装上了属于本季特有的颜色,在金色余晖下,男子和女孩,追逐着,嬉闹着,成长着。

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冬天,在经过学期最后的一场考试后,男子和女孩来到一家小餐馆,庆祝即将到来的寒假,这也是他们第一次“正式的约会”。男子很开心,是啊,自从自己重活之后,一切都变得很顺利,生活上不用再让父母费心,学习上也是名列前茅,而且还和自己一直喜欢的女孩交往了,一切似乎都很美好,但为什么自己有时还会感到莫名的失落呢?

“帅哥,美女吃点什么?”而有时类似饭店老板这样简短的问话,反而才能给男子带来更多“真实”的感觉。

“酸菜鱼两份,谢谢!”男子暖心的看着女孩,当然是要点女孩最喜欢的。

然而女孩却撅起了嘴角,语气略带撒娇道:“第一次和你出来吃饭,你这个人都不问问人家喜欢吃什么,就点了酸菜鱼,还有没有把人家放在心里嘛!”

男子看着女孩小可爱的模样,略显无奈的说道:“小祖宗,我可是点了你最喜欢吃的酸菜鱼啊,你这还不满意啊。”

谁知女孩却双眼一瞪,反驳道:“我是什么时候最喜欢吃酸菜鱼了啊?还有啊,你之前早上一直给我送糯米糕,人家根本就不喜欢吃好不好,你呀,就是老喜欢送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给我。”女孩自顾自的说着,却完全没有注意到男子的表情。

女孩的话环绕在男子的耳边,久久难以散去。“不可能啊,这不可能,你明明最欢吃酸菜鱼了,你跟我说过最希望每顿早餐都能吃到糯米糕!”男子仿佛在一瞬间凉透了半边身子,心脏像被揪住了一般,就连大脑也变得迟缓而僵硬,一道道声音毫无预兆地在男子脑海中肆虐开来。

“你可给我记住了,这是我最喜欢吃的酸菜鱼!”

“好希望以后每顿早饭都能吃到糯米糕啊!”

“不对,不对,你这个贴歪了……”

“诺,这个送你,就当是我们结婚五周年的礼物了!”

……

重爱

有一道身影仿佛一直在眼前,男子只想抓住她,看清她。

这,是妻子啊!脑海中那破碎的画面在慢慢的凝合,过去的种种原来一直都烙印在男子心里的最深处。这一瞬间,过往的一切竟变得如此清晰,清晰到历历在目,清晰到刻骨铭心,清晰到他早已将这一切变成了习惯。原来他一直放不下的不是这个她,而是那个早已变成了他的习惯的她,那个对于现在却已经成为了过去的她,那个他上辈子,这辈子,也许是下辈子都永远无法割舍的她!

“好了啊,我也不怪你啦,一直拉着个脸干嘛,这是我送你的礼物,虽然你没说,但我猜你一定会喜欢的!”女孩拿出了送给男子的礼物——一款电子表,男子看着女孩手上的电子表,这的确是他在高中时最希望得到的礼物。看着女孩期许的眼神,一时间,男子的心里五味杂陈。

寒假过后,男子转学了,他不希望再欺骗自己,欺骗她。而他也要重新上路,去赎回自己上辈子的罪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好了,好了,大家安静,这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,大家鼓掌欢迎一下。”老师带着男子走进了班级,“那边还有个位置,你先坐那边吧,等上课老师再带你和大家认识认识哦。”

男子点了点头,背着书包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“你是新来我们学校的吗?我是你的同桌哦,我叫周小爱,你呢?”

“周同学你好,我叫张重山。”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自己的书包。

“哇,你也喜欢吃糯米糕吗?”眼尖的新同桌一下就看到了男子包里带着的糯米糕。

“是啊,你也喜欢吃吗?我分你点吧,我带了很多哦。”

“好啊,好啊,我最喜欢糯米糕了,真希望每天都能吃到呢。”新同桌看到那满满一书包的糯米糕,幸福地眯起了月牙。就这样,男子也在一旁呆呆的笑着,本以为回到过去,自己就能改变一切,却不想自己最不能改变的就是那已经成为过去的未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可恶!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!”女孩揉了揉睡意朦胧的双眼,刚刚自己不知怎么就睡着了,还做了一个梦,梦里自己回到了高中的时候,自己过去一直心仪的那个隔壁班的男孩终于向自己表白了,然后他们在一起交往了。她清楚地记得在高中的时候他和她说过,最希望能有一块电子表,所以她给他买了,然而一个寒假过后那个男孩竟然转学了!这让女孩十分的气愤!

“幸亏这只是在做梦,这要是真的我非打断他的腿!”女孩捏了捏自己的拳头,只觉得还是不够解气,却是瞥了瞥那摆在一旁的纸盒,犹豫了一下,女孩便从纸盒里拿出了一块手表。

“老婆,下来吃饭了!”

“来了,来了,真是的,催什么催啊!”听到老公的催促,女孩放下手表,急忙地下了楼去。

手表就这样静静地躺着桌子上,这是一块电子表,一块指针早已停止了摆动的电子表。作者:倚栏侧听夜雨

  • 标签:
  • 发表日期:2019-11-10 13:07:07 编辑:654小编